hynddctn

幾百年來久久一更
不專業文手一枚
cp大亂燉
專嗑冷圈cp

《tincan/meanplan》哈密瓜是哈密瓜味的

00.

其实Tin很讨厌哈密瓜 。

01.

要说讨厌到什么程度的话,他甚至可以听到哈密瓜这三个字都觉得反胃 。即使曾经用尽各种方法让自己变得喜欢哈密瓜,但最后他还是无法对哈密瓜表示喜欢 。

他还记得小时候被坏心眼的哥哥强迫吞下已经烂得出汁的哈密瓜 。那又酸又臭还黏糊糊的口感在口腔中缓缓漫开,引来了一阵阵不舒服,手都起满鸡皮疙瘩 。

「 Tin,给你吃 。」

这句话可以让彻底疯狂,那时候的那个黑色又带着恶臭味的哈密瓜画面又在脑海中不断的播放着 。简单来说,哈密瓜是Tin的儿时阴影,如同恶魔的存在一样可怕 。

Tin高中的时候,学校外面有一个卖哈密瓜刨冰的移动式档口 。他有时候靠在离档口有好几米外的柱子,双眼紧盯不远处挤满人潮的档口 。心里不由得好奇了起来,为什么学生们都很喜欢买哈密瓜刨冰吃 。

虽然缺少了记忆中的恶臭味还有黑呼呼的样子,可是鼻尖围绕的哈密瓜清新的果香在Tin的感知中,还是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

02.

后来上了大学,Tin还是无法接受哈密瓜的味道 。也因为这样,他发现一样无比新奇的事物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就是Can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哈密瓜味,更神奇的是自己竟然不会讨厌那股哈密瓜味,反而还觉得很清新 。

-

「 承认吧,你就是缺乏家庭温暖的人!」

哈密瓜香气环绕在鼻尖,可眼前的人却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Tin紧盯那张喋喋不休的一张一合的唇瓣,心中不由得想Can的唇会不会也是哈密瓜味的啊?

在犹豫之际,手却比大脑行动快了一步 。回过神来,眼前是一双瞪得超大还带着惊恐乌黑无比的眼珠子 。柔软的唇正紧贴着自己的唇,无可否认,还带着些许的哈密瓜果冻的感觉 。

一丝惊慌在Tin的眼里闪过,Tin伸手大力的推开眼前的人 。在慌乱的缝隙中,赶快逃走 。

「 你才是那个缺乏家庭温暖的人,穷酸死了!」

Tin加重了抓书包肩带的力气,转身迈开步伐而去 。走了一段路程后,他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上自己的唇瓣 。脑充血的时候,果然会有让人出乎意料的举动 。

比国小的时候,因为暗恋自己的女同学亲了自己的脸颊一下而反手给了一巴掌的举动更让人大跌眼镜 。

-

回家后,Tin靠着床头,紧皱眉头,回忆着刚才的事情 。那个举动连自己都觉得惊讶 。过了半晌,他摇摇头,打算快点入眠就可以忘掉这一切 。

Tin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样也睡不下去 。他悄悄的想起Can是一个吃货,独自在心里决定明天一定要请Can吃东西,然后把那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

03.

隔天一早,Tin在篮球场附近徘徊等待着Can的到来 。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余光似乎瞥见了一抹人影 。果不其然,那个人是Can 。

「 喂,死穷酸 。」

「 你想怎样?昨天亲了我就跑走了 。你要知道这是我的初吻!所以,你现在又要干嘛了?」

Tin伸出食指抠了抠自己的左耳,挑起眉头,缓缓逼近叽叽喳喳的Can 。Can也因此而不断的倒退了几步 。眼看Tin正要往自己的身子贴上,他正想倒退多一步,可身后却是Tin的车子 。Can不安的闭上眼皮,在心里默念着希望Tin不要再靠近自己了 。而此时耳边传来一把声音 。

「 放学后,我请你去吃东西吧 。」

Can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伸出手背往Tin的额头探 。心里不禁怀疑今天的Tin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料,手背却被Tin打了一下,Can撇着嘴巴把手放下 。

「 你干嘛?要补偿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以为你用食物就可以收买我吗?别做梦了,不可能!」

闻言,Tin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要不是昨天的事,他根本不会这么做的 。

「 吵死了,不要的话就拉倒 。IC大楼门口等我 。」

不等对方做反应,Tin转身就走 。他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扬起嘴角 。

04.

此时的两人正面对面坐在离大学不远的甜品店里 。Tin无表情的看着Can大口大口的吃着哈密瓜布丁,在心里努力压抑着那股想吐的冲动 。目光飘移到Can的哈密瓜布丁上的那几块丁状的哈密瓜 。

不如,再试一次看看 。

「 Tin,你可以不要盯着我的布丁看吗?要吃的话,自己买多一份啊 。你不是很有钱的吗?」

Tin选择无视Can,伸手拿起了一块哈密瓜,并送入嘴里 。舌尖上漫开了哈密瓜的清香,还有甜味,丝毫没有想象中那个恶心 。Tin面无表情的咀嚼口中的哈密瓜,脑中似乎闪过了什么 。

哈密瓜好像还不错呢 。

05.

更何况,哈密瓜是哈密瓜味的 。











《彬邦》最後一顆星星

*ooc
*星化症
*設定留言收

00.

胡致邦喜歡鄭銳彬,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

可又有誰會發覺胡致邦是愛著鄭銳彬的呢?

01.

當胡致邦感受到從喉嚨傳來的異物感時,他知道口口聲聲說著胡致邦對鄭銳彬不是喜歡而是愛的這些顯得更加渺小 。

靜靜的躺在手心的星星不是叫假的 。他下意識想把星星捏碎,卻怎麼使力都無法把那顆星星弄得粉碎 。看到這一切時,心中已有個數 。可胡致邦選擇裝瘋賣傻,想隱瞞一切 。或許騙不了別人,騙得到自己,讓自己相信自己並不愛鄭銳彬 。

他抬頭看了一眼身旁的鄭銳彬,眼神黯然下來 。在心裡不禁對自己產生懷疑,感覺自己對鄭銳彬來說算是一種超巨大的包袱 。他用著極度無力的聲線問著鄭銳彬:

「 彬彬,我問你喔 。你喜歡星星嗎?」

皎潔的月光照射在肩並肩並坐在離家裡不遠處的草地上看著夜色的倆人身上 。晚風徐徐吹來,胡致邦抱緊雙臂,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

眼前的鄭銳彬轉頭看向胡致邦,他突然展開笑顏,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縫了 。胡致邦悄悄的偷瞄鄭銳彬 。即使戴著眼鏡也可以看到水亮的雙眸就好像此時此刻的天空,有很多星星在閃爍著 。

「 我喜歡星星啊,很漂亮 。」

鄭銳彬緩緩的伸手摸胡致邦的頭,柔軟的髮絲在指間摩擦著,鼻尖傳來一股淡淡的的洗髮精味兒 。聞著那股味道,鄭銳彬覺得格外的放鬆 。

「 彬彬啊,你知道嗎?在天空的最後一顆星星消失後,最愛你的那個人也會消失 。」

胡致邦仰頭望向天空,努力揚起嘴角,露出自以為很燦爛的笑容 。不為什麼,只因為他不想讓鄭銳彬知道自己的問題 。

可在鄭銳彬的眼裡滿是逞強 。

那股異物感又再次傳來,胡致邦低頭來隱藏自己辛苦又難耐的神情,他捂著嘴巴咳了幾聲,一顆星星落在手心中 。他可以感覺到胸口隱隱約約傳來一陣陣絞痛 。

「 邦邦,你還好嗎?」

抬頭,鄭銳彬焦慮的神情映入眼簾 。胡致邦握著手中的星星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他抿了抿嘴唇,鬼使神差的把星星放進口袋裡,緩緩開口道:

「 我們...回屋裡去吧,今晚有點冷 。」

「 好 。」

語落,鄭銳彬起身邁開步伐,離開前還不忘伸手拉著胡致邦的手 。胡致邦的手不知為何冷冰冰的,他轉過身子,用雙手包覆著胡致邦的雙手,想藉此把自己的體溫傳給胡致邦 。

因為他知道胡致邦不喜歡一個人,不想讓他孤單 。

鄭銳彬默默的注視著胡致邦的手指,肥肥短短的,帶著淡淡粉色的指甲都剪得整整齊齊,甚是可愛 。

「 彬彬...... 」

「 走吧,我們回家 。」

胡致邦正想開口,不料卻被鄭銳彬打斷 。而自己的左手被鄭銳彬放入口袋中牽著 。口袋中很暖很暖,就像鄭銳彬一樣暖 。胡致邦在鄭銳彬看不到的角度揚起嘴角,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

02.

夜深了,而胡致邦的房間依然還亮著燈 。他側躺在床上,一手各握一顆星星 。他左看右看,才發現兩個星星都有點不同,可是都無法捏碎 。端詳一陣子後,胡致邦就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般把那些星星丟在一旁,無力的癱在床上 。心裡感到悶悶的,他翻過身子把枕頭蓋著自己的臉,可腦袋從未停下轉動 。

胡致邦閉上雙眸,試圖催眠自己,可怎麼催眠都無法安穩的睡下去 。他再一次睜開雙眼,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到旁邊的床頭櫃摸了一會兒才摸到那些星星 。

有一個東西在腦海中閃過,胡致邦拿了兩顆星星,隨後放到有燈光的地方 。燈光透過星星照射來,這樣看著星星,不知為何好像很漂亮 。

胡致邦用手機百度自己的奇怪的病症,原來是傳說中的星化症 。那麼,自己會從口中吐出星星是因為體內對鄭銳彬的愛已經滿得溢出來了?

胡致邦大力的拍自己的腦袋,心裡默念著是自己想太多才會這樣 。突然敲門聲在耳邊響起,胡致邦匆匆忙忙從床上跑向房門 。打開一看,是一臉睏意的鄭銳彬 。

「 怎麼不繼續睡覺?」

鄭銳彬朝自己眨幾次眼睛,胡致邦含著笑意的拉著鄭銳彬的手走到床邊,努了努下巴示意鄭銳彬坐在床上 。然後走過去把鄭銳彬順了順頭髮 。手突然被鄭銳彬抓著無法動彈 。

「 邦邦,你不睡覺嗎?」

語畢,胡致邦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兒一樣,低頭沉默不語 。他盯著地板上的瓷磚條紋出了神,現在還有什麼比自己會吐星星更重要的?

再一次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被鄭銳彬抱在懷裡了 。鄭銳彬驚慌失措的看著胡致邦從自己的懷中彈開,隨後又把頭埋進自己的睡衣內 。

「 彬彬......你說,最後一顆星星會不會閃爍到最後?」

胡致邦把頭抬起來,第一眼看到的是鄭銳彬無奈的笑容 。他倆的關係只是普通的朋友,可為什麼互動起來跟朋友之間的互動差那麼遠?一股沒由來的苦澀湧上心頭,就連口中都可以感受到苦味 。胡致邦嘗試咽下口中的苦味,卻無果 。

「 當然會啊,因為最後一顆星星一定是最堅強最勇敢的那個 。」

03.

日復一日,胡致邦的病情也每況愈下,可他也束手無策 。他不知道鄭銳彬是否對自己是出自朋友的關懷,還是戀人般的喜歡 。他不敢想鄭銳彬坦白這一切,他沒有勇氣 。

他坐在大草地,手裡捧著一個盒子 。他小心翼翼的打開,裡面全都是那些星星 。他仰頭望向那片一望無際的夜空中,星星越來越少 。心中不由得揪緊了一下,自己會不會也像這些星星一樣即將消失不見 。

伴隨著一連串的咳嗽聲,他吐出一顆微微帶有幾乎肉眼看不見的淡淡血絲的星星 。他從草地上站起來,緩慢的走回家 。他知道身體大不如前,一天比一天更虛弱 。

即使這樣,他也不能強迫鄭銳彬吞下星星 。

勉強是沒有幸福的 。

此時此刻的胡致邦裸著上身站在鏡子前,透過鏡子,可以很明顯的看到胸口,腰,還有手臂上的星形缺口 。他知道自己的身體會越變越醜,但如果是為鄭銳彬而犧牲自己的話,那自己就可以死無遺憾了 。

胡致邦咬了咬唇瓣,又盯了自己的身體 。他長嘆一口氣,用厚重的衣服把那醜陋又噁心的身體裹起來 。這樣,至少自己心裡會舒服一些 。

隨著咳嗽的頻率越來越頻密,胡致邦的行動開始變得很不方便,也變得沉默寡言 。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說話了,能過一日算一日 。他感覺現在的自己就是名副其實的活死人,什麼都不能做,也不能動,只能讓鄭銳彬照顧自己 。胡致邦死活都不讓鄭銳彬幫自己洗澡,因為自己的全身都是星形缺口,縫隙還帶著奇怪的白色 。

「 邦邦乖,讓我幫你洗澡 。」

「 不要!」

在胡致邦拍掉正要幫自己脫衣服的鄭銳彬的手時,鄭銳彬鄒著眉,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變成一副嚴肅的面孔 。他雙手叉腰,就連瞥胡致邦一眼都沒瞥,轉過身子直徑走出浴室 。

胡致邦坐在馬桶上低頭不語,雙手不安的搓揉著 。他強忍著淚水,可是熱烘烘的眼淚還是滴下來 。他急忙用手背擦掉眼淚,卻越哭越嚴重 。

看來最後一顆星星很快就要失去光芒了 。

忽然,用一雙修長又溫暖的手捧住了胡致邦的臉 。胡致邦的視線模糊,無法分辨出是誰 。他在空中揮舞著雙臂,眼前的人把胡致邦攬進懷裡 。而胡致邦的眼淚依舊一滴一滴順著臉頰滑落下來,那雙攬著胡致邦的腰的手又收緊了幾分 。

鄭銳彬聽到耳邊沒有再傳來抽泣聲時,才發現胡致邦哭到睡著了 。他用公主抱的姿勢把胡致邦抱到床上 。鄭銳彬知道胡致邦原本沒有很重,可現在的胡致邦似乎又輕了很多 。

他輕輕的把沉睡中的胡致邦放到床上 。隨後輕手輕腳打開胡致邦的床頭櫃,一拉開櫃子,就看到一個金黃色的鐵盒子 。鄭銳彬揚起嘴角把盒子拿出來,因為那盒子是他送給胡致邦的 。他將盒子打開,裡面都裝滿了那些胡致邦吐出來的星星 。

他拿起最邊上的星星,隨之放到口中 。苦澀味兒在舌尖上漫開,苦味中又帶點鹹味 。可鄭銳彬不介意,只要是為了胡致邦,他都願意做 。他忍受著那股苦澀味把星星吞下肚,緩緩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他細細的看著胡致邦的睡顏,伸手撥開胡致邦額前的碎髮,在胡致邦的淚水還未全乾的眼角烙下一個吻 。

「 我愛你 。」

04.

當初在夜空中即將失去光亮的最後一顆星星又再一次閃爍起來 。

而這一次,夜空中的最後一顆星星永遠不會停止閃爍 。









《仁者富貴》早餐店的那位店員

*ooc
*超小的小甜餅

又是騎腳踏車上學的早晨,黃明昊慢悠悠的騎到上學必經的一間早餐店 。伸手摸一摸已經餓得咕咕叫的肚子,想了想,還是先醫肚子再說 。快手快腳的把腳踏車停好,然後就一溜煙的竄進店內 。

即使被紀律組的那個更年期老巫婆抓個正著,黃明昊也沒在怕的 。

會經常來早餐店也不是因為早餐店沒有很多人,一方面是食物好吃,另一方面是......

早餐店有一個很帥氣的酒窩店員!!!

那位店員的瀏海乖乖的躺在額頭前,一定很柔軟!烏黑的雙眸裡就像星星一樣會閃爍,感覺裡面裝了一片浩瀚星辰,笑起來的時候若隱若現的酒窩更是迷人,黃明昊第一次覺得有酒窩的男生原來可以這麼清純 。

感覺裡面裝了蜜,怎麼有人可以笑得那麼甜?

會這麼說,原因只有一個......

黃明昊一直以來都覺得有酒窩的男生都是娘娘腔 。

那位店員每天都站在收銀台前面幫忙點餐,送上餐點的時候,還會送你一個甜甜甜全世界甜到不行會死人的微笑 。

黃明昊覺得有趣的地方不是這點,是為什麼那位店員說話可以那麼字正腔圓,嗓音也很好聽!

「 嗨,你又來啦 。今天有新菜單,要試試嗎?」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在那位店員的面前了 。那位店員伸手指向櫃檯旁的新菜單,示意黃明昊看,還不忘衝黃明昊笑  。果然這些天不是白來的,黃明昊捂胸膛痛苦流涕心想著 。隨後,又開始為今天吃什麼猶豫了起來 。黃明昊低頭瞄了一眼菜單,是新出的咖啡加蘿蔔糕 。

「 那麼...請給我白豆漿加油條吧 。」

黃明昊揚起嘴角,對上店員的視線 。又瞥到店員胸前掛著的名牌 。原來叫丁澤仁啊,黃明昊在心中得意的暗爽 。

嗓音也是夠蘇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說話都字正腔圓,說了一口流利又準確的普通話 。看起來,和丁澤仁的人設差好多 。

當然,這是黃明昊內心的os 。

「 吶,今天算你免費,Justin弟弟 。」

咦??!!

丁澤仁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啊?

「 呃...那以後就換我請客了,澤仁兄 。」

對面的人原本翹起的嘴角又上揚了幾分,露出兩顆酒窩 。黃明昊拿著食物,緩緩的走到早餐店外,回過頭對店裡的丁澤仁大喊:

「 我記住你了,丁澤仁 。」













《黃新淳個人向》單身狗受虐日記

*大型虐小黃人現場
*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

00.

大家好,我是小黃人黃新淳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
.
.
.
.
.
.

單身狗受虐日記 。

你沒聽錯,是單身狗虐待日記 。因為樂華七子中他們都有自己的閨(qing)蜜(ren),就我沒有 。單身多好啊,可以自己快活,你看多棒啊 。

咳…回歸正題,這裡就偷偷的分享一些你們不知道的合(bei)宿(nue)小日常 。

01.

事情是這樣的 。

大家也知道,咱們最近也出道發新歌了 。難得公司給休假,我打算在宿舍廢個幾天 。

好吧,這只是我成為超高瓦電燈泡的路程而已 。

假期當然要睡到自然醒啊,所以我也睡到超飽超精神的 。睜開眼,就看到對面下舖的朱正廷和范丞丞倆人坐在床上對視 。

范丞丞還床咚朱正廷!啊啊啊啊啊,這什麼偶像劇情節,看得我老臉一紅 。

他倆似乎感受到我那炙熱的視線,同時把視線看向我這裡 。有點尷尬啊 。

「 沒事,我剛起床而已,你倆繼續 。」

我什麼都沒說,慢悠悠的從床上爬起來坐直背部 。然後再毀滅他倆以為我會走出房間的想法,坐在床頭直勾勾的盯著帶詭異的姿勢的兩人 。

此時的我,真想去撞牆啊,單身狗太難做了。

他倆也不知道為什麼很主動的說不繼續了,匆匆忙忙的出了房間,留下我一人在風中凌亂 。

02.

後來我就一直窩在房間裡,直到朱正廷催我去吃早餐才出去 。餐桌上,范丞丞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我也鬆了口氣 。卻沒想到,咱們隊長開啟了大媽模式,突然對著我嘮叨了起來 。

「 新淳啊,你現在是不是還有點睏啊?」

「 …… 」

「 你要早點睡知道嗎?每次我都叫你去睡了,你都沒去睡,現在知道了吧 。」

「 …… 」

我承認我沒有在聽朱正廷說什麼,朱正廷身後的丁澤仁和畢雯珺倆人成功吸引我的視線 。

畢雯珺倒了杯牛奶,像獻寶似的送到丁澤仁手中,還像照顧小孩兒一樣,盯著丁澤仁一口一口把牛奶喝光 。

……我天 。

不得不說,畢雯珺裝得一手好逼 。

在丁澤仁喝完牛奶看著畢雯珺笑的時候,嗚哇!我跟你說,那個高冷人設的畢雯珺對著丁澤仁笑得多甜吶 。

我彷彿看到他倆身旁出現許多玫瑰花,我覺得不說我甚至嗅到玫瑰味 。

戀愛的酸臭味兒,這感覺酸爽的…

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朱正廷快爬上桌子,伸手揪我的衣領,拳頭快往我臉上衝了 。後面還有在扯朱正廷衣角的范丞丞 。

額頭冒著冷汗,壯膽的回了一句 。

「 正廷,我沒病,正常著呢 。」

朱正廷整個人頓時放鬆了起來,我好像看到他滿頭大汗,是我的幻覺 。

03.

咱們又繼續吃飯了,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黃明昊碗裡的食物怎麼堆得和一座山一樣 。那小子

應該吃得完吧…

該吃得完吧…

吃得完吧…

得完吧…

完吧…

吧…

再看看黃明昊身旁的李權哲,呃…笑得一臉光榮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李權哲在養兒子呢!看著李權哲的臉,感覺像一位老母親,眼神多溫柔啊,你說 。

exo me,吾家有兒初長成嗎?

「 新淳啊,你怎麼拿著搽到一半的麵包發呆了?」

朱正廷看著我,突然cue我真不好意思 。我再低頭看看,手裡果然還有果醬刀 。

……tm還吃啥早餐!

吃狗糧都吃飽了,吃個P啊!

忍著拿刀子捅他們的衝動,我不自然的乾咳了幾聲 。隨後又對上朱正廷的視線 ,旁邊突然有隻握著插著香腸的叉子的手亂入,我瞥了過去,是福西西 。而且是笑得和小孩兒一樣的福西西 。

一碗冷冷的狗糧很無情的拍在我臉上 。

04.

隨意的塞了幾口吐司,精神有點恍惚的我飄回房間,坐在床上發呆 。這下子可不行,這樣下去我可能隨時喪命 。

請救救我,你們的小黃人快死了!

在床上禿廢了大半天,肚子也咕咕的叫了 。是時候來餵飽我自己,讓自己打起精神繼續接受更大量的狗糧無情的拍在我臉上 。

我慢悠悠的打開了房門,往旁邊一看,是畢雯珺和丁澤仁這兩個狗崽子 。

「 畢雯珺,快把手機給我 。」

畢雯珺仗著自己的身高把丁澤仁的手機舉得老高,不讓丁澤仁拿到手機 。丁澤仁則一邊跳一邊舉手試圖夠到畢雯珺的手 。

「 就不給你,除非你啾我一下 。」

語畢,丁澤仁的臉唰的一聲紅了起來 。哎呀媽呀,畢雯珺,瞧你笑得多燦爛 。你咋不看看你媳婦兒都快爆炸了,真是 。

我有直覺,待會兒去到廚房肯定有事情發生 。我看,我還是不去好了 。於是,我又晃回到房間 。

我想了老半天,結果定出了一個結論 。

就是……還是快遠離那六個人,太,太恐怖了 。




















《畢丁》 一小段的甜餅


*已獲得 @九鸟_@呼吸新鲜空气 授權
*改編自《赫海》一小段的甜餅(內容有小改動及增加)

-

「 早跟你說不要喝酒了,你看看你這個倔脾氣 。」

在錄製人生酒館時,丁澤仁在最後一分鐘出現了,並且也非常應景了喝了一杯,然而坐在他旁邊的畢雯珺表情卻有點僵硬又不自然的縮了縮脖子 。

因為他知道等會兒丁澤仁絕對會纏著他鬧 。

畢雯珺有些嚴肅的捏了捏丁澤仁高挺的鼻子,聽著現在吵著想要繼續喝酒的男子無奈的搖搖頭,並無視那人的碎念,硬是給塞進了保母車內 。

「 畢雯珺——就喝一點、就一點……!」

他蹭著畢雯珺的身子,被染得有些粉紅的頸子隱隱約約地露出,就算是原本毫無意思的男人都給整的有些心癢了 。

畢雯珺頭上的青筋直跳,快速和全部前輩道再見就快手快腳扶著丁澤仁走到停車場 。

「 你消停點,別鬧了,澤仁 。」

他胳膊一撈,將男人給撈進懷中,低下頭看著他嘟嘴委屈的小表情,寵溺的捏了捏對方嫩彈的面頰,又鬼使神差的親了親他的髮絲 。

幸好剛才李權哲和朱正廷提議要坐在前一台車,不然這下可尷尬了 。

喬了喬姿勢讓丁澤仁躺的再舒服一些,倆人就這樣安靜地凝視著彼此 。畢雯珺一直都是寵著丁澤仁的,這是所有人知道的事實,然而畢雯珺卻一直都不覺得寵著他 。

因為這不過是那麼一丁點的寵愛而已,他對畢雯珺的愛可當然的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點 。他想要將這一輩子寵人的份都放到這人身上,只是覺得一輩子會不會不夠多 。

如果可以,他早就把丁澤仁想要的一切都給他 。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他也願意摘下來 。

或許是對丁澤仁特別的上心,還是有點上心過頭了吧 。畢雯珺無奈的笑了笑,低頭注視著大腿上闔上眼廉的丁澤仁,心裡不禁的自嘲起來了 。

澤仁啊,你這麼完美又帥氣,我到底哪一點值得你喜歡?

「 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呢,雯珺啊?」

一直闔著雙眼的丁澤仁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畢雯珺對自己露出的笑容,嘴角也跟著上揚了起來 。

畢雯珺時常會好奇,丁澤仁的酒窩是不是含了蜜?

畢雯珺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丁澤仁的笑容,自己的心裡也默默的甜了起來 。這種感覺就像是小孩兒拿到自己喜歡吃的糖果一樣,很甜很甜 。

真想叫丁澤仁不要對別人笑,以後只准在自己的面前笑 。

這該死的佔有慾 。

畢雯珺似乎從丁澤仁的雙眸中看到了一片浩瀚星辰,眼裡的星星從未褪去過,就像是把整個銀河系都裝在眼眸裡面有無數顆星星在閃爍一樣,那麼的耀眼奪目 。

就像從古至今的人說,笑容是最具有傳染力的一樣東西 。看著畢雯珺的笑容,丁澤仁不自覺的上揚了嘴角 。相視而笑的倆人在別人眼中或許有點愚蠢,但是卻挺和諧又甜蜜的 。

「 你怎麼不回我話呢?你這樣看起來怪蠢的 。」

丁澤仁依著手肘坐直了起來,望向後照鏡整理自己的髮型,順便看看自己的儀容 。畢雯珺只是將自己重新埋回柔軟的椅子內,用餘光瞄到那人還帶點粉紅的後頸,一股惡趣味突然在心裡興起 。

「 你靠過來點,我給你說說我剛才在看什麼 。」

「 啥?」

懵逼的丁澤仁看著一臉壞笑的畢雯珺,嘴上說著最好別騙我之類的話,卻往旁邊挪了挪屁股,靠近了對方好多距離 。

而畢雯珺露出一臉得逞的表情,湊進對方的後腦勺,一隻手攬住他的肩膀不讓他逃走,另一隻手則往他的頭髮裡抽出一根類似羽毛的東西 。

「 你看看你,多髒啊這是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小鳥在你頭裡被薰死了 。」

「 你煩不煩啊?切… 」

畢雯珺一邊露出嫌棄的表情,又用手捏著自己的鼻子扇了扇 。丁澤仁似乎發覺到身旁的人的惡趣味,怨念的瞪了他一下,打算慢慢的移回剛才的位子休息一會兒 。

畢雯珺看到丁澤仁要挪回位子的時候,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 。把手扣緊他後腦勺,湊近丁澤仁的後頸,狠狠的種下了一顆草莓 。

「 呀,你…你這混蛋!」

不過一會兒緋紅瞬間爬上了丁澤仁的臉蛋,丁澤仁試圖擺脫被畢雯珺抓著不放的手,然而不但沒有成功的擺脫畢雯珺的牽制,後頸又不重不輕的被種下了一顆草莓 。

在畢雯珺再三的確認了有印記之後才滿意的放開丁澤仁,丁澤仁快速的用手遮掉那兩個曖昧的吻痕,雙頰紅撲撲又軟綿綿的朝畢雯珺大喊了一聲 。

畢雯俊隨後又親了丁澤仁的臉頰,卻被丁澤仁軟軟的推了一下 。

「 你,你走開啦!」

每當丁澤仁被人搞的害羞時,總會結巴和大聲說話 。畢雯珺深知這點,厚臉皮的彎起眼角笑了笑 。

「 我喝的酒挺高檔的,你讓我完完全全的醉了 。」

胸膛被丁澤仁小力的推了一下,察覺到自己的臉頰愈來愈溫熱,只好轉過頭看向窗外 。

心中的小鹿總是被畢雯珺弄得亂撞,雖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是每次都會被弄得臉紅心跳 。

丁澤仁索性不回話了,抱著胳膊心裡默默的吶喊著不要轉過頭去看畢雯珺 。卻忘了車窗會反射自己的表情,因不甘心而癟起嘴唇,雙頰泛紅的模樣被畢雯珺全看了 。

畢雯珺嶄露了嘴角,瞇著眼湊近了丁澤仁的耳邊帶著因染上情慾而有點沙啞的嗓音緩緩的道:

「 我現在恨不得馬上把你給辦了 。」

-完-






《昏金》你真的以為你是直男嗎?

*ooc注意*
*昏攻雀受*
*雷昏攻的請避雷*

00.

看著站在講臺滔滔不絕在解說課文的老師,不知為何朴佑鎮突然覺得老師會催眠術,越聽越讓人犯睏 。眼皮越來越重,卻努力的睜開眼睛,不讓眼皮擱上 。把專注力移到坐在自己前面一排的朴志訓,那傢伙怎麼會對催眠又單調的課這麼感興趣啊,朴佑鎮想 。

朴志訓好像感受到身後投來的一道炙熱的視線一直固定在自己身上,但是轉過頭卻發現沒人在看自己 。真奇怪,還是因為這幾天熬夜熬到出現幻覺了?算了,繼續打起精神上課吧 。

再一次感受到身後的視線時,朴志訓快速的轉過頭看,原來是朴佑鎮那傢伙 。

「 切,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皮癢了是不 。」

朴志訓小聲嘀咕後,繼續集中精神聽課 。不過這些朴佑鎮自然不知道,因為他剛才盯著朴志訓再次出了神 。回過神就繼續盯著白板上方掛著的壁鐘,還有30秒 。

「 3…
     2…
     1… 」

在心中默默的倒數下課的到來,到一的時候,鈴聲也很準時的響了 。

「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裡 。你們好好休息 。」

老師快速的把書本打包後,大搖大擺的走出課室 。朴志訓坐在位子上整理著剛才在上課的時候一邊聽課一邊寫的筆記,卻被一股力量壓住了自己的身軀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朴佑鎮那呆瓜才會做的事 。

「 呀,放開我啊笨蛋 。重死了 。」

伸手打了打朴佑鎮的屁股,順便把自己的便當盒丟出來 。朴佑鎮就像拿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樣,很快就起身了。心滿意足的坐在朴志訓旁邊開便當盒,今天的菜色又是自己喜歡的,還有雞蛋卷 。

01.

「 怎樣?開心嗎?每天吃我的便當 。」

朴志訓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便當,裡面有紫菜包飯,醃製蘿蔔塊,還有黑豆 。明明朴佑鎮的便當也很豐富啊,怎麼每天都那麼喜歡自己的便當 。

「 嗯,很開心 。話說你的便當很好吃欸,真希望有伯母這樣的媽媽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餓還是便當很好吃,朴佑鎮一下子就已經吃得一乾二淨了 。便當就這樣被朴佑鎮收藏在肚子裡了 。嘴角還殘留一點點的泡菜汁 。朴志訓就這樣看著那些泡菜汁出了神,腦海裡的黃色廢料簡直多得不知道往哪裡灑,一直再腦海裡重播 。

「 話說,志訓你不吃嗎?」

朴志訓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臉頰變得有點紅又熱熱的,抬頭又對上朴佑鎮的視線 。呃,這種尷尬的場面,朴志訓還是第一次見到,先逃微妙 。

「 我…我等下再吃,我去一趟廁所 。」

也不顧朴佑鎮疑問的眼光,就匆匆忙忙的扔下手中便當盒跑向廁所 。一路奔向廁所的時候,當然吸引了不少目光,可是真的很羞恥 。一個直男會對自己的好哥們產生反應真的好羞恥 。不過,直男是朴志訓稱呼自己的 。在別人眼裡,朴志訓是彎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

「 呼…幹嘛對那傢伙起反應,朴志訓明明就是一個超直的直男 。」

朴志訓把自己鎖在廁所裡,不停的一直罵自己為什麼要對好哥們起反應 。就這樣便當一點都沒吃到,朴志訓上課一直因為剛才的事情而分心 。

朴佑鎮也恍恍惚惚的上完最後一節課 。一直在腦海裡思考著是自己剛才做了什麼惹到朴志訓還是有什麼事,不然朴志訓下課時跑掉後怎麼都不理自己 。

此時此刻的朴佑鎮和朴志訓的思緒都很混亂,倆人就一直維持這樣的僵局 。放學都沒有等對方一起回家,也沒有在下課時間交換便當吃了 。朴佑鎮感受到了晴天霹靂,事情總是來得這麼意外 。

02.

朴志訓真的覺得那天的意外朴佑鎮不是故意的,他本人一定不知道 。自己的身子突然起反應也是預料之外的事,為什麼要冷落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朴佑鎮 。可是,現在突然和他說這些話真的還是會很尷尬,想到這裡朴志訓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

從小到大,自己最討厭的就是遇到尷尬的場面,就像這次一樣 。自己不擅長和別人溝通,更何況是要化解尷尬的局面 。朴志訓有時還會懷疑自己到底了解不了解自己的內心在想什麼,因為人心真的捉摸不透 。

朴志訓再一次看到朴佑鎮是在社團活動的時候,偶然和他對上眼了,然後又故意避開他的視線,一直防著他 。就連同社的學長都察覺到兩人的不對勁,還一直詢問他們兩個是不是吵架了 。朴佑鎮被問到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因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朴志訓只是笑笑帶過,總不能直接說我對他起反應了吧 。

朴志訓第一次覺得事情竟然可以這麼尷尬又難以啟齒 。

「 那個…朴佑鎮,朴志訓,隊長找你們 。」

學長匆匆的跑來通知兩人去見舞蹈隊長 。朴志訓都忘了他們兩人都在舞蹈隊裡,等下練習就真的異常尷尬 。想到這裡,朴志訓不自覺的冒冷汗,神經開始緊繃 。

「 喔,我知道了 。」

朴佑鎮連瞥朴志訓都沒撇一眼就轉身走出舞蹈室 。幹嘛要擔心朴志訓,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錯 。

「 我說,你們兩個,今天練習也太心不在焉了吧,頻頻跳錯 。我知道你們好像有心事,但是盡量避免發生錯誤好嗎?」

語畢,朴志訓看向朴佑鎮那裡,對方卻不怎麼想看自己 。唉,算了,愛看不看是他的事 。

「 好,我以後會避免的 。」

「 去練習吧 。」

03.

走出舞蹈室,兩個人靠著牆壁,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靜靜的肩並肩站著 。突然間覺得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樣,什麼都沒發生 。兩人就這樣站著,最後還是朴佑鎮打破了沉默 。

「 你說吧,這幾天你到底發什麼神經?為什麼不理我?」

說到這,朴志訓很不自然的咳嗽,不知為何越來越緊張,又很害怕好像即將被怪物吃了一樣 。一直低著頭,深怕朴佑鎮隨時在自己的腦袋瓜上很痛快的來個暴栗 。下意識的抿緊了唇,身子連動都不敢動 。

「 我說,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預料之外的大吼聲,讓出神的朴智訓一秒回神 。抬頭驚見朴佑鎮的臉龐,那天的畫面又一次次的在腦海裡重播 。為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想到,真是的 。

「 就是因為喜歡你,結果我才不敢和你說話!怕你會發現我的小心思,所以沒有跟你說話!連在走廊對面看到你,我都一直在迴避!怎樣?我就是因為喜歡你才不找你說話!」

一口氣的把心裡話說出來,只看見朴佑鎮的表情越來越驚慌失措 。過了許久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過什麼 。

「 抱歉,我不該問你的 。」

只見朴佑鎮轉身離開,大步大步的走出自己的視線 。該死的,最後還是被自己笨得搞砸了 。卻萬萬沒想到,朴佑鎮會回過頭和自己說一句話 。

「 嗯,就當作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我也喜歡你 。」

初戀真的可以這麼容易就有嗎?

「 還有…朴志訓,你真的以為你是直男嗎?」

語畢,朴志訓看到朴佑鎮嘴角的笑容,此刻真的很想把那傢伙抓起來吊打一頓 。就連接受告白都要吐槽自己嗎?

沒錯,我可以為你變成彎的 。

-完-

第一次嘗試99line的
真的很累
其實原本設定是雀攻眨受沒想到越寫越偏了哈哈哈
希望喜歡
偷偷的問,有沒有雞燜黃玩家?其實我也是雞燜黃玩家還有罐雞cp

《丹黃》新年快樂

*ooc注意*
00.

坐在化妝台前補著妝,順便偷偷的眯一下 。手機鈴聲從身旁的背包裡傳出來,伸手把手機掏出來,再按下接聽鍵 。

『 尼爾啊,拍攝結束了嗎?』

黃旼炫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慵懶的應了他一聲,似乎想起了什麼,睡意頓時飛到雲霄之外 。還在腦海裡思考著要不要說出去時,嘴巴卻更快一步行動 。

『 哥,不如我們去看電影吧 。』

不知為何感到很緊張,姜丹尼爾下意識的咬了咬下唇 。似乎害怕黃旼炫會拒絕自己的邀約,只感受到內心的某一處在瘋狂亂跳動著 。

『 好 。』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精神逐漸放鬆了起來 。皺起來的眉頭,慢慢的放鬆 。心情不知為何突然感到很興奮,又有點小緊張,還有一點點的期待 。

姜丹尼爾靜靜坐在等候室裡等待錄製結束,卻又好像忘記了什麼,伸手拿了手機幫自己和他最親愛的旼炫哥訂票 。

對於約會這個詞,姜丹尼爾秉持著『 準備要做足,男親才開心;準備沒做足,回家跪算盤 』的原則 。只能說他立志要做二十四孝的完美男友 。

01.

黃旼炫總覺得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一會給姜丹尼爾打電話,一會又答應他要和他一起看電影 。思緒一下子變得混亂不堪,原本的計畫一一被打亂 。說好一起吃晚餐的呢?怎麼突然變成一起看電影?

「 旼炫?旼炫?」

回過神就看尹智聖放大的臉孔出現在自己的視野裡,黃旼炫不禁打了個寒顫 。現在連睜眼閉眼都會浮現尹智聖放大的臉孔,真的好可怕 。

「 有什麼事嗎?」

黃旼炫心裡某一處在吶喊著『 黃旼炫,你給我清醒一點!』。隨後又努力假裝鎮定回應尹智聖的話 。

「 唔…沒什麼,只是看你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在感情路上遇到了什麼煩心事?」

身為旁觀者的尹智聖看破但不說破,對此只能給出他倆太光明正大的評語 。在團裡最先知道姜丹尼爾和黃旼炫的關係的人非尹智聖莫屬了,要不是拖那天偶然撞見姜丹尼爾為愛踏出第一步的場面的福,尹智聖早就不知道了 。

「 沒什麼,只是最近有點累 。」

當然嘛,戀愛的時候自然會比較激情 。嗯…這種話還是不說出來好了,尹智聖在心裡默默的祝福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早點退場,就不會惹事了 。

「 好好休息,別病倒了 。」

先走為妙 。

02.

在尹智聖走後,黃旼炫一個人抱著桃子抱枕思考了許久,但始終都想不出任何結果 。只能說感情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超級很需要兩個人相互扶持 。突然又問起自己,自己和丹尼爾有沒有互相扶持?若沒有互相扶持,那麼現在的他們又會是怎樣的?

黃旼炫就這樣秏一整個下午坐在宿舍客廳發呆,更不用說用那段時間思考那些問題 。黃旼炫就這樣坐在沙發到睡著了,再次醒來時是被手機鈴聲叫醒的 。

眼睛開著一條小縫,手緩緩的拿起躺在茶几上的手機 。因為剛睡醒眼睛有點乾燥就伸手揉了揉眼睛,順便調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躺在沙發上 。

『 喂,尼爾啊,有什麼事嗎?』

『 哥,你是不是忘記了等下要一起看電影的事啊?』

在黃旼炫的記憶裡,姜丹尼爾根本沒約自己出去看電影啊 。更何況姜丹尼爾現在在海雲台啊,從那裡開車到這裡都要大概半個小時 。

『 有…有嗎?』

黃旼炫尷尬的回應姜丹尼爾的話,身體不自禁的發熱,這真的超級無敵非常很糗 。這麼重要的約會自己竟然忘得一乾二淨 。

『 有喔,哥竟然忘記了,我好傷心 。』

語畢,黃旼炫仔細回想,才記得幾個小時前自己口口聲聲答應過姜丹尼爾要和他一起看電影的 。結果才睡一覺,自己就已經忘了這件事 。

『 我想起來了,我會去的 。』

03.

『 不用了,哥,你出來一下 。』

帶著困惑的神情慢慢走出宿舍,才發現姜丹尼爾握著手機站在大門對著自己招手 。

「 哥,我們走吧 。去看電影 。」

「 尼爾啊,你從海雲台坐了16站地鐵來嗎?」

想想都覺得很累,單單拍攝都那麼累了,還要拖著疲憊的身軀一站一站搭過來嗎?看著姜丹尼爾的臉龐,最近真的因為太忙碌反而變得憔悴許多 。

「 嗯,我沒關係的 。因為是哥,我才會這樣 。」

其實…真的沒必要為了我這麼委屈自己的 。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是真的不需要這樣折磨自己 。

「 哥,新年快樂 。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哥的回憶裡有我 。」

因為是你,我才會不畏艱難的千里迢迢來到你身邊,為你帶來最好的陪伴 。

「 新年快樂 。」

새해 복 많이 받으세요

- 完 -

新年快樂